也让钉钉、企业微信这些移动办公平台受益-榆次新闻网
点击关闭

WeLink-也让钉钉、企业微信这些移动办公平台受益

华为国行版P40

去年12月26日,疫情暴發之前,華為雲正式對外發佈智能工作平台WeLink。這款應用的LOGO分為紅標WeLink與藍標WeLink,對外商用的是藍標WeLink,具有內部「紅版」80%的功能。雖然對外亮相不足三個月,但早在2016年5月,華為雲WeLink就已經在華為內部立項了。

更多的企業加入,用戶量短時間內劇增,也讓釘釘、企業微信這些移動辦公平台受益。到2月5日,釘釘首次超過微信,躍居蘋果AppStore排行榜第一,這也是辦公類應用產品歷史上首次躍居第一。此外,企業微信也有6000萬活躍用戶和超250萬家企業,同時企業微信依託微信11億的用戶。

2月21日,浪潮雲總裁王方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專訪時表示,整體上看,此次疫情期間實際雲用量並沒有出現嚴重緊缺情況,凸顯了雲的優勢。傳統的硬件採購、安裝、部署、上線的方式,時間周期長,無法滿足突發場景。這一次在雲上來使用、部署,也得到了社會廣泛的共識。

背後都有一朵「雲」釘釘、企業微信背靠互聯網巨頭,擁有多場景解決方案,具備平台、流量優勢。此外,專業化協同辦公軟件公司深耕垂直領域,此次也大放異彩。目前A股協同辦公軟件上市公司主要包括三類:文檔協作類金山辦公;即時通信類,如二六三(002467,股吧)、蘇州科達(603660,股吧)、會暢通訊(300578,股吧)等;辦公任務管理類如泛微網絡(603039,股吧)等。

因全民抗擊疫情而爆發的遠程辦公需求,短期內各個移動辦公平台業務流量增長10倍、50倍的增長,億級用戶在線成為常態,當然也考驗着他們的運維能力。《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無論是釘釘、企業微信,復工以來就在不斷擴充自己的服務器,如釘釘已經連續在阿里雲擴容了10萬多台雲服務器。

每經記者劉春山每經編輯湯輝「今天你釘釘了嗎」「網課上起來」,端坐電腦前,通過屏幕進行交流,這些場景越來越成為職場人士、學生群體的日常。疫情之下,從2月10日陸續復工以來,在線辦公人數猛增,隨着時間的推移,國人也開始慢慢適應在線辦公。

整體上來看,釘釘誕生自全球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帶有強烈的扁平化管理、結果導向等互聯網色彩。而企業微信則脫胎于全民皆用的微信,更強調社交生態和產品體驗。華為雲WeLink方面人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華為作為B2B行業的代表企業,是為企業打造連接團隊、設備、業務、知識的數字化工作平台,其目的是幫助企業進行數字化轉型,而絕非一個簡單的遠程協同辦公工具。

而對於這些平台來說,在實現協同辦公之後,釘釘們有着更大的野心。他們想要實現企業和組織的「人、財、物、事」的全面數字化,進而幫助企業組織實現在雲和移動時代的組織變革。疫情增強了企業組織數字化意識,可以預見,雲上服務、大數據、人工智能等B端應用將迎來新的發展契機。

2月3號是貝殼開工的第一天,當天貝殼公司總共發起了4300多次會議,有27000多人使用企業微信開了會。企業微信方面告訴記者,開工后貝殼也重新自定義了企業微信的彙報模板,讓大家填寫工作進展,包括今天跟進了多少客戶,這樣一線的業務人員每天填1次后彙報給領導,領導就能很方便地掌握各項進展。

作為一個全球化的超大型集團,在華為雲WeLink之前,華為並非沒有嘗試其他工具,也有不少成熟的移動辦公平台可供華為選擇。華為雲WeLink產品負責人王俊通近日在接受採訪時介紹,在面對日益龐大的機構及業務時,各個工具相互割裂,已經形成了一個個數據孤島,跟不上業務需求,也無法支撐企業內部數字化管理,最終華為選擇了自己打造WeLink。

協同辦公之外的野心上述IT公司員工告訴記者,實際上自己所在公司開發了類似釘釘、企業微信這樣的移動辦公平台,也一直沿用多時,產品較為成熟了,此次疫情期間並沒有太多用到釘釘、企業微信這些軟件。《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多數移動辦公平台都經歷了這樣的發展歷程,即初期為企業內部自用,成熟后推向公開。

「從大年初一(1月25日)開始到大年初十(2月3日),WPS中用於人員統計表單使用量增長15倍、遠程會議產品使用量增長11倍。」金山辦公首席運營官(COO)章慶元這樣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其同時透露,復工剛開始階段,原來備用的服務器已經全部用完了,開始用一些金山雲的雲主機來支撐。

可以看到這些移動辦公平台背後都有強大的雲計算在支撐,而華為雲WeLink更是直接設置在了雲服務業務群之下。疫情以來,華為雲WeLink新增企業用戶數十萬,新增日活用戶數超100萬,業務流量增長50倍,而這些瞬間爆發的流量並沒有帶來嚴重的運維事件。可以看到,移動遠程辦公之下,更加凸顯雲服務價值。

而隨着「在線開學」的到來,原本為上班族設計的在線會議、文檔協助等平台,被學校看重,推廣給師生使用。一個月時間過去,在經歷在線辦公流量高峰之後,釘釘、企業微信等平台又迎來在線上課的流量高峰。3月12日,釘釘方面人士對《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記者透露,釘釘用戶覆蓋全國30多個省份的1.2億名學生,全國350萬教師在釘釘上當起了主播。3月3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也向全球教師和學生推薦釘釘平台用於遠程教學。

疫情之下需求井噴在《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的接觸中,大部分採訪對象都經歷了接近一個月的在家辦公生活,現在開始慢慢回到公司工作。一位IT公司員工告訴記者,在線辦公一個月實際上體驗最深的,還是在各種平台的語音會議系統,如何流暢溝通以及保障信息溝通安全是其最關心的。疫情期間,「健康打卡」、「出行健康碼」、「無接觸考勤」也成為眾多移動平台的重要功能,為全國各地復產復工提供支持。

而對客戶的爭奪上,華為雲WeLink顯然更看重政府、銀行、學校等重要機構,這也一直是華為B端業務的優勢所在。華為雲WeLink相關人士告訴記者,截至目前,全國排名TOP20的醫院其中17家使用華為雲WeLink,39所985高校中37所使用華為雲WeLink,500多個各省市政府部門使用華為雲WeLink開展遠程辦公。

在這一個月時間里,釘釘、企業微信之外,華為雲WeLink、位元組跳動飛書等也在不斷造勢,意圖切下更大的蛋糕。實際上,《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除了上述平台,近乎大部分互聯網公司都有自己的在線辦公產品對外開放,比如科大訊飛(002230,股吧)、浪潮集團等,甚至三大運營商也有自己對外開放的視頻會議系統。

釘釘方面人士告訴記者,疫情期間調用釘釘的網上辦公產品中視頻會議是主需求,而隨着學生群體的加入,網絡授課、視頻會議、群直播等更是成為高頻需要。為此,釘釘、企業微信等都擴容了在線會議的人數上線,如騰訊會議開放300人會議協同能力,企業微信支持千萬人同時觀看,微信群里就能上課。

一位華為雲WeLink相關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2月3日開工第一天,19萬華為人用華為雲WeLink召開了4萬場視頻會議,1萬場跨國會議,順利支撐了華為業務的正常開展。

實際上,華為雲WeLink的願景也是釘釘等所要追求的。釘釘定位是數字經濟時代的企業組織管理運營平台,目的是實現企業和組織的「人、財、物、事」的全面數字化,幫助企業組織實現在雲和移動時代的組織變革。

為加強用戶培育,提高市場佔有率,遠程辦公軟件平台在疫情期間,紛紛推出在一定時期內免費試用功能。《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統計,截至目前已經對外宣布免費開放其遠程辦公軟件的企業達17家企業,而本次免費開放的協同軟件主要是具有視頻會議功能的即時通信工具。美國視頻會議系統巨頭Zoom,針對中國用戶推出了不限時長、免費在線視頻會議服務。

「對於很多傳統企業來說,此次是一個重新審視和改變自己運行模式、工作方式的機會。」在釘釘副總裁白惠源看來,很多企業組織還有很大的慣性,數字化工作方式還沒有被培養起來,對遠程辦公的認識還停留在OA、郵箱、移動審批等層面。此次疫情可能更像是一個催化劑,讓很多企業的需求被激發,許多企業主動參与了「數字化抗疫」,迅速嘗試了數字技術平台和產品。

華為雲WeLink以及位元組跳動旗下的飛書就是這樣的代表,實際上這兩款產品均為2019年在國內市場對外開放,面向其他企業提供服務均尚不足一年時間。

雖然偶有平台崩潰,服務短時間流量擁擠的情況發生,整體上,釘釘、企業微信等平台頂住了壓力。雲化是移動辦公平台體驗的優勢之一,也是移動平台的重要支撐所在。

今日关键词:冯提莫告整形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