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玉芳说:自己也不会觉得:做家庭主妇的那十几年就是浪费-云南旅游新闻
点击关闭

玉芳电影-吴玉芳说:自己也不会觉得:做家庭主妇的那十几年就是浪费

白城一办公楼倒塌

文/本報記者張嘉供圖/芳芳

受到觀眾認可,吳玉芳溫柔地笑了,她說很開心大家喜歡這個角色,自己也沒有辜負朋友的推薦。原來,向劇組推薦她的,是在片中扮演李總的梁冠華。而看到劇本時,吳玉芳就對這個角色充滿好奇。「從來沒有演過這種人,我想嘗試一下,看看自己除了扮演賢良的母親,能不能駕馭這類角色。」

所以,在吳玉芳看來,這個媽媽任性自私,虛榮卻又幼稚。「這樣的角色很難遇到,我身邊也沒有這樣的朋友,我就特別想嘗試一下。」

《送我上青雲》8月16日上映,姚晨扮演的是個有點兒「喪」的角色。她飾演的記者盛男因為生病需要做手術,不得不接受一份自己不喜歡的工作,去給李總的父親寫傳記,以給自己籌手術費。在經歷過一次又一次的希望與絕望后,終於尋找到自己的方式與世界和解。

拍《送我上青雲》的過程讓吳玉芳開心,她說導演是個有想法有要求的導演,演員也都是認真有追求的演員。「我和大姚(姚晨)演母女也很開心,我很喜歡她,她也說我是他們這次挖到的寶藏,電影拍得很順暢,大家就像是一家人。」

進組之前,吳玉芳還像老派演員那樣,為人物做了小傳。不管最後呈現在影片中是戲多戲少,她自己得把這個人物完全梳理清楚。「雖然在電影中,這個人物都是片段性呈現,但是作為扮演她的演員,你還是需要理解這個人物的全部生命。」

吳玉芳的表演讓媽媽這個角色「活起來」,吳玉芳說扮演這個角色,對她而言也是顛覆性的,因為她本人不是這樣的人,她之前演的也多是「賢妻良母」。

一切都是順其自然,先生鼓勵我出來拍戲

吳玉芳:做家庭主婦那些年,得到更多

和女兒生活中「情同姐妹」

度過了一段艱難的時期,吳玉芳說自己突然覺得比以前演得好了,有進步了。「可能是生活閱歷豐富了的原因吧,我開始享受演員這個職業。先生說我從劇組回來的神態都和以前在家時不一樣了,發著光。」

現在重新做演員,吳玉芳依然是「順其自然」的狀態,感受着做演員的快樂。以前愛看美劇的她,現在也開始看國產劇了。「用我先生的話說,就是我在業務學習呢。」吳玉芳說自己喜歡那種平實內斂的表演,所以看到這類的影視作品就會借鑒一下。

1997年開始,吳玉芳又重返了影視行業,雖然已經錯過了演員的黃金期,只能接演媽媽級的人物,但吳玉芳絲毫沒有遺憾和不甘。

城市姑娘吳玉芳如何演好有顆金字般善良之心的農村姑娘劉巧珍?答案只有苦練。吳玉芳學着干農活,學着像農村姑娘那樣走路,去集市、去老鄉家體驗生活。1984年電影《人生》在全國公開放映,周里京扮演的男主角高加林被觀眾罵為「陳世美」,溫柔善良的劉巧珍則得到無數人的同情,21歲的吳玉芳因主演巧珍而迅速走紅。

好脾氣的吳玉芳在生活中和兩個女兒也是「情同姐妹」,完全不會有片中梁美枝和盛男的那種隔閡。她說自己不會像別人那樣拿出媽媽的嚴厲,所以,她和女兒之間一直也都是有商有量。「兩個女兒現在一個27歲,一個24歲,我跟她們說話都是『媽媽只能告訴你,媽媽的經驗』這類,不會替她們決定,還是希望彼此商量着,然後孩子自己做決定。」

或許對年輕觀眾來說,吳玉芳是一個陌生的名字,可是若在三十年前,她則可以歸入到「當紅小花」之中。在1984年,21歲的吳玉芳出演了吳天明導演、根據路遙小說改編的電影《人生》,因主演巧珍而迅速走紅,榮獲了第八屆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女演員獎。而在其演藝事業鼎盛之時 ,吳玉芳卻因為愛情而隱退,嫁給了當時的乒乓球世界冠軍江嘉良。

兩個女兒都學了與設計有關的專業,但是小女兒現在對戲劇產生了興趣,又去學戲劇了。問及是否培養過她們打乒乓球,吳玉芳笑了,「兩人都不學,她們小時候常常被問,要不要像父親那樣打乒乓球,聽多了她們就很反感,不喜歡。別人都說挺可惜的,世界冠軍後繼無人,不過我們覺得無所謂。孩子們生活在這個時代,做父母的應該注重的是孩子們心理的健康,我們從來不逼孩子刻意去學習什麼,在孩子們正常地接受教育的前提下,我們希望她們能有一個快樂的人生。從事什麼職業,都是無所謂的。」

不拍戲時,吳玉芳會追劇,會和先生去旅行,「我們這個年紀就是要充分享受人生,努力工作,開心生活。」

用現在的話說,走紅之後,吳玉芳也是「片約不斷」。可是在她事業正處於高峰時,吳玉芳戀愛了,1988年,她和世界盃乒乓球賽男子單打冠軍、團體冠軍江嘉良結婚。吳玉芳說:「我一直都是順其自然,愛情來了就戀愛,該結婚了就結婚,結婚以後再拍戲就很忙,顧不上家。那時,他的光環閃耀,我就想不能兩人都忙,所以,我就不演戲回到家庭了。我也沒想過自己是不是把愛情家庭看得太重,都是順其自然,家庭需要我,我就照顧家庭,孩子長大了,我就又出來演戲了。」

盛男算是個「憤青」,她嫉惡如仇,心直口快,一舉一動都沒有「女人味兒」,和父母關係也一般。父親以前是廠長,現在面臨破產危險,而且常年有個「小三兒」,「小三兒」還是盛男的同學。媽媽19歲去工廠實習時,因為漂亮,被廠長爸爸看中,很快就結婚並生下盛男。之後,雖然知道丈夫外面有人,卻採取了忍耐的態度,讓盛男很是瞧不起媽媽,覺得她蠢笨,從來不叫她媽媽,每次見了都是以「梁美枝」的名字叫她。梁美枝養了條狗,當孩子似的呵護,可惜狗沒了,於是無奈之下只能找到女兒,母女的戲就這樣開始了……

吳玉芳扮演的媽媽是這部電影中的「變奏」,她讓電影的色彩變得明亮很多。女兒很「喪」,她卻很喜,女兒穿黑色沒有女人味兒,她卻穿着鮮艷,半老徐娘,承擔了影片中讓人笑的部分。可是這個媽媽又不是個純粹搞笑的角色,她豐富了盛男這個角色,讓其更飽滿,也拓深了電影的廣度,讓影片不是盛男一個人的自怨自艾,沒有一般文藝片的「飄」,而是像根線,拽住了電影和觀眾,讓觀眾產生了強烈的共鳴,讓電影不再「苦悶」。

吳玉芳說她出來演戲,也有先生江嘉良的鼓勵。「那時我從來沒想過還會再重返影視圈,但九幾年的時候,我倆去看一部大片,影院里的音響特別震撼,我平時生活安靜,就覺得心臟受不了。先生就說我需要出去工作了,不是我的心臟受不了,是我與社會脫節了。後來,小女兒3歲時,我就慢慢開始工作,出來拍戲了。」

不過,就算是復出了,吳玉芳也不打算讓自己工作太忙碌,她一年最多演一兩部戲,剩下的時間還是在家裡。但是,只要是演戲時,吳玉芳就完全投入地去演戲,「我是上了年紀的演員,不能進組后再開始準備,必須提前做功課,多琢磨角色。我的前期準備時間很長,準備充分了,工作時會自在一些。我認為細節決定成敗,所以,一個人物演好沒有,還是要注意表演細節,拍戲時,我就要讓自己進入到戲的情緒里。《送我上青雲》拍了40多天,我一直在組裡,我不想讓人物散了,我想讓自己在扮演的過程中,讓自己在梁美枝這個角色里,不要跳。」

不過,吳玉芳說自己也不會覺得做家庭主婦的那十幾年就是浪費。「有朋友說我當時好不容易火了,為什麼不多拍戲讓自己更火。我沒有這種想法,這些年我也沒有不滿意過,因為我沒覺得自己失去什麼,和先生孩子在一起,我得到的更多。」

八十年代因《人生》走紅,嫁給乒乓球世界冠軍江嘉良隱退多年後復出拍戲

復出之時,吳玉芳更着急了,因為她覺得自己不會演戲了,拍了半個月,完全不適應,也不會背台詞了。「我這人雖然不挑剔,但是我臉皮薄,怕演得不好被人說,那多尷尬。那段時間覺得很難熬,幸好熬過半個月,又找到感覺了。唉,其實生活就是熬,最後都熬出來了。」

隱退在家的那段時間,吳玉芳說自己看影視劇時,也會犯「職業病」,會瞎着急。「自己會想怎麼是這麼演?我會多琢磨琢磨,是不是如果這樣那樣,會演得更好些?可是就算這樣,我也完全沒想過有朝一日自己會重出江湖。」

吳玉芳自幼喜歡文藝,1974年考入上海兒童藝術劇院學員班。1979年結業后留院任演員。曾出演過《神花郎》《長發姑娘》等童話劇,1982年在影片《預備警官》中飾警校學員姚蘭蘭,第一次拍電影表現不俗,受到關注。1983年,導演吳天明要拍《人生》,吳玉芳作為片中另一女角色黃亞萍的扮演者,到西安電影製片廠試鏡,結果吳天明導演覺得她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黃亞萍。吳玉芳以為落選了,結果在一番談話后,吳天明卻決定由她來演女主角巧珍。

在吳玉芳看來,這個媽媽一生中充滿了錯位,年輕時是個文藝青年,貌美如花,可是很快就結婚生女,成了家庭婦女。慢慢地孩子都大了,她卻始終沒有成長,於是在生活發生變故時,她無力應對,只能逃避。到了更年期,心理和生理都出現變化,她更是慌張地不知道怎麼解決,只能在絕望中抓住女兒。「哪有要跟着女兒一起出去採訪的媽媽啊。」

不覺得隱退的那些年是浪費

問吳玉芳有什麼想演、但卻沒有演過的角色,吳玉芳笑了:「我想演個壞女人,不是那種臉譜化的壞人,而是想演個表面祥和,甚至人人都認為她是好人的壞人。」

人們總愛以「溫柔如水」來形容女人,吳玉芳老師就算是這類人了。雖然此次重新拍戲,和她年輕時的那個時代已經變化了太多,但她沒有「老一代人」的那種不習慣。對此,她說自己「不挑剔」。在她看來,表演對演員來說是個相互適應的過程,自己表現如何,也要看對手反應。「我很幸運,這麼多年拍戲遇到的演員都不錯,而且我這人心態好,能包容別人,可能也會有心裏覺得不愉快的時候吧,不過很快就忘了。」

電視劇《都挺好》中,姚晨扮演的蘇明玉有個「no zuo no die」的父親蘇大強,而在正在上映的電影《送我上青雲》中,姚晨扮演的盛男,則有了個不省心的媽。扮演媽媽的吳玉芳同樣是「老戲骨」,將媽媽這個角色演繹得活靈活現,舉手投足一笑一顰都是戲。

吳玉芳在自己事業處於高峰時選擇了急流勇退,選擇了愛情第一,事業第二,問到她的女兒是否還會做出同樣的選擇,吳玉芳笑說應該不會了,畢竟性格不同,時代也不同了。

演《送我上青雲》要感謝梁冠華推薦

語氣溫柔、說話慢條斯理的吳玉芳接受採訪時說:「我從來沒有不滿意過,做演員、結婚、退出、再演戲,這些都是順其自然,我自己也沒想過如果這樣、那樣,會怎樣?別人或許覺得我年輕時可以演更多的戲更紅,可是我那些年和家人在一起,自己並沒有缺失什麼,孩子也不會因為我忙於工作而有成長的遺憾,我覺得自己很幸福。人呢,不要看失去了什麼,而要看得到了什麼。」

今日关键词:雪莉疑似留下遗书